母亲为残疾儿子买回媳妇儿,「洞房」那晚,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

270℃ 816评论

母亲为残疾儿子买回媳妇儿,「洞房」那晚,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

故事:母亲为残疾儿子买回媳妇儿,洞房那天,才知竟是被拐二十年的女儿

(一)

故事发生在多年前……….

这天,小院里传出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村民们围在一张大桌子上,喝着小酒,聊着家常。这时,刘婆起身,端起一杯酒,对着坐在桌子上方的李淑芬说道:「淑芬啊,我给你讨的这个媳妇儿,你还满意吧?」。

淑芬听后,转头看了看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琴,长相清秀,活像刚出水的芙蓉,美丽而又动人。「满意…..满意….你找的我能不满意吗?」淑芬裂开嘴大笑道。

「来,这杯我敬你,要不是你,恐怕我那残疾儿子以后都找不到媳妇儿了」淑芬说着,把酒杯递到了李婆的身前,「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为你买回这个媳妇儿,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啊,之前你答应我的还作数吗?」李婆抿了一小口酒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瞧,我还把这事给忘了,你等等,我这就进屋给你拿去…….」淑芬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时,一旁的村民开始躁动起来。「李婆,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哈,也不给我讨个媳妇儿…….」。

「给我儿子也找个……..给我儿子也找个」村民争相站起身,走到李婆的身旁,有些期盼的看着她。

李婆听后,摆摆手:「好好好,包在我身上」。待到宴席散去后,李婆拿着钱,脸上笑开了花,她一边数着钱,一边朝屋外走去,临走时还不忘说一句:「大柱,你可有福了…….能讨个这幺乖巧的媳妇儿」。

坐在轮椅上的大柱,看了看一直躲在角落里的小琴后,脸变得红扑扑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大柱,瞧你那样儿,还不好意思…….你等着,再过一个月,娘就让你俩成婚,好不好」淑芬看了看大柱,又转头看了看小琴,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好的娘……」大柱轻轻说道。这时,一直闷声不说的小琴,眼泪突然流了下来,她起身走到淑芬的身旁,跪了下去:「求求你们,放我离开吧…….我还要回去找我娘了,我跟她都失散了二十多年,我都不知道我娘现在怎幺样了,她在哪里……..」。

淑芬听到这儿,心头不由得颤抖了两下。「大妹子,你还记得你娘长啥样吗?」淑芬说着,眼角渗出了泪水。

「我不记得了,那时我还小,但在我梦中,我记得娘很和蔼,她对我也很好」说完,小琴把头埋进膝盖里,大哭了起来。

母亲为残疾儿子买回媳妇儿,「洞房」那晚,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

淑芬想到自己的女儿也是被拐了二十多年,她心一急,立马走到小琴的身旁,拉起了她的袖子,查看了许久,却没有看到胎记。淑芬有些失落的说道:「哎,要是你是我女儿就好了,可惜啊……」。

「大妹子,你别怕,以后你就管我叫娘,我和大柱都会对你好的」淑芬把蹲在地上的小琴扶了起来,轻轻给她擦拭着眼泪。

小琴没有想到淑芬会对她那幺好,对比起之前那家收养她,却总是打她骂她的养父养母,小琴心里莫名觉得一阵感动,想到茫茫人海也不知上哪儿去找自己的娘,小琴想了想,便决定暂时先留下来。

(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这天,淑芬把小琴打扮得美美的,还在她的头髮上戴上了两朵小花,看上去就像仙女下凡一般,那幺温婉动人。看到此处,淑芬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嘴唇蠕动着轻轻说道:「要是我女儿还在的话,可能也会像你那幺乖,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给她梳妆打扮了……..」。

小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就轻轻捏住了淑芬的手。淑芬笑了笑:「算了,还是不想了,今儿是你和大柱成婚的日子,咱应该高兴才对」。

那天,来的村民很多,大多都提着一些乾粮来道喜。村里很穷,能送的也只有这些了,只有少数稍微富裕点的,还送点礼钱。临近晚上时,大柱在外面招呼着大伙,「来喝,今儿不醉不归」大柱兴奋的说道。

「今儿你小子可有艳福了…….」村民打趣着说道,「以后你也会有的,就别羡慕我了」大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随着夜色渐渐深了,大多喝醉了的村民也慢慢的散去,大柱转头看了看屋子里还亮着的那盏灯,彷彿明白了小琴还在等他。

他笑着,东倒西歪的把轮椅摇进了屋子,揭开了小琴的盖头。小琴显得有些害怕,连着后退了几步:「你别过来…….」。「小琴,你这是怎幺了,今儿可是咱们成婚的日子啊」大柱有些失落。

小琴也许是出于紧张,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就泼到了大柱的脸上。大柱的醉意也被带走了许多,他眼眶慢慢湿润了:「既然你不愿意,那就改天吧……我先出去了,今晚你自己睡吧」。

说着大柱摇着轮椅,慢慢朝屋门口走去。「等等…….」小琴捏紧了衣角,「别走,今晚就留在这里…….」,说完,小琴便开始背过身去,脱下了衣裳。

等大柱转头时,小琴的背就已经显现在了大柱的面前,美得一发不可收拾,大柱都快看呆了。突然,大柱的手开始颤抖起来,眼泪悄然间便滑落了脸庞,他迅速摇着轮椅过去,把衣裳给小琴披在了肩上。

「你这是……」小琴有些不解,赶忙问道。大柱把头低了下去,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妹妹,你不记得哥哥了吗?」。

「妹妹……」小琴在嘴里重複着这两个字,「你是我哥哥?怎幺会……」小琴有些不敢相信。

「妹妹,其实我就是你哥哥,记得你三岁那年,我常常带着你出去玩,有一次不小心把你的背弄伤了,留下了一道疤痕,而这疤痕的位置刚好在你背部的中间,哥哥是不会看错的。从那以后,这个事情我也一直没敢告诉娘,我怕她打我,所以这事只有我知道,娘是不知道的」大柱说着,脸庞早已流满了泪水。

听完这一切,小琴呆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哥…….你知道吗?我找你和娘找得好辛苦」说话间小琴突然跪在了大柱的轮椅前,紧握他的双手。

小琴这般撕心裂肺的哭声,惊动了屋外的淑芬。淑芬赶忙跑进屋,小琴转头看了看她,嘴里大喊了一声:「娘……..」。

淑芬身子不由得颤抖了几下:「这是怎幺回事…….」,大柱把事情的缘由都告诉了她。淑芬这才恍然大悟,突然身子一软,便瘫倒在地上:「小琴,都是娘对不住你啊…….都是娘的错」。

「没想到啊,该来的报应还是来了,多年前娘也经常和村里的人一起去把那些女孩拐走,自从那天你突然失蹤后,娘就开始后悔了,娘找你了很久,也没能找到。所以从那以后,娘也没再干过这种事情,只是没想到……多年后你居然成了娘的儿媳,都是娘造下的孽啊」淑芬流眼抹泪的说着。

「娘….别哭了,我还没和小琴同房了」大柱含着泪说道。淑芬跑过去紧紧抱住了小琴:「那就好,那就好,谢谢老天及时让大柱发现啊,不然要是真成了我儿媳,娘哪里还有脸活哦」淑芬一边哭,一边大声的喊着。

母亲为残疾儿子买回媳妇儿,「洞房」那晚,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

「娘,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小琴说着,把头紧紧缩进了淑芬的怀里。此刻,不大的屋子内,充满了一阵凄凉的哭声,但在淑芬的心里,更多的却是说不出的高兴。

后来,淑芬为了弥补以前犯下的过错,她常常跑去村里李婆家,劝说她就此放手。李婆一开始不听,但淑芬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她,加上每天的死缠烂打以后,李婆才停住了手。在淑芬的影响下,村里也再度恢复了以前那般温馨,其乐融融的气氛………

故事:爹死娘走,孙儿被婶娘赶出门,跑到爷爷坟前大哭,去世的爷爷却从坟墓里出来安慰他

孙儿回村过年,给爷爷上坟发现一旁多了自己的坟,却因此逃过一劫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