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以后还可以喝到阿姨的米粉汤,我们不要变成香港,只想变成更

742℃ 838评论

「现在拿绿卡没有太多优势了啦,或许有一天,大家会挤破头想要成为中国公民」,我的朋友开玩笑的随口说了这句话,但一说完,我们都沈默地盯着桌上的威士忌杯,陷入沉思…

我脑中浮现的是我前几天在网路上看到的图片,1990年的陆家嘴跟现在的陆家嘴,90年的陆家嘴几乎没有什幺高楼,甚至还有一大片的绿地,现在的陆家嘴则是盖满了摩天大楼,拥有非常迷人的夜景。

为了以后还可以喝到阿姨的米粉汤,我们不要变成香港,只想变成更

20年,就20年的时间,对岸用极快的速度窜起,20年前,对于「中国会成为世界的中心吗?」这个问题大多数的人一定嗤之以鼻,而现在,这个问题居然让我们开始深思。因为我们看到太多对岸恐怖的一面。有去过中国就知道,现在中国的资金多到满出来,全世界最有竞争力的人才正不断的想往大陆的一线城市挤,许多品牌早就跳过台湾,在对岸开起旗舰店。

我们看到上海的市容出现在经典谍报片007的最新一集《007:空降危机》里,《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则是出现了北京、香港,以及被许多人评为粗劣的中国品牌置入性行销。所以,我不禁思考,会不会有一天,金刚再也不在纽约的帝国大厦上做着搥胸的经典动作,而是爬上预计明年準备落成的上海中心大厦。

想到这,我暂停了一下,然后我接着想到前阵子看到鼎泰丰因为店租太贵而要搬离东区的新闻,我想起了香港,想起了中环那边一年可以涨到50%的店租,我想起了香港刚被否决的全民普选。我想起了「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这句话,这代表的是,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得跟香港一样,被迫接受一个有如傀儡般的总统和政府。事实上,现在很多人已经认为是这样了。

有鑒于此,许多有理想的人开始贡献自己的力量,想要给台湾一些启发或是改变,有人念完世界顶尖的MBA后选择回来台湾,把国际经验给带回来;有人在香港、上海、台北工作过后,利用自己的人脉做平台,把许多的资源引进台湾,希望为台湾注入一些活水;有些人则是把她的经验写成文章,告诉大家外面的世界长什幺样,让我们不用亲临会场却好像身历其境。

这些人希望可以利用外在的资源,让台湾在中国与美国两强的夹击与角力中,走出自己的路。

但当这些东西进来后,我观察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认为这件事情比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还可怕,那就是30岁以下年轻人的「思维」落差,正不断地扩大;台湾年轻人的思维,非常非常的M型化。

有一些人,排斥对岸、痛骂政府、负面思考、不思改变,他们总是觉得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关他们的事。而另一些人对所有的议题都非常关心,不论是政治面或是经济面的,他们也尽可能地利用资源在做学习。如果有常听演讲或是参加一些读书会的人就知道,每次出现的就是那少少的同一群人,而最弔诡的是,万一这个世界有了变化,对那群人的影响往往是最小的。

而这个思维的M型化则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越来越极端,也让我们越来越无法取得共识。我们慢慢发现,好多的事情在台湾,都只能二选一,而不能讨论出一个最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方案。所以,你讨厌我,我讨厌你,我们变得不会欣赏彼此的优点,替大众寻求利益。我们指责一部份成功的人是资方的打手,却去忽略他们一定做对了某些事;我们指责一部份平庸的人不思长进、没有野心,却不去探究背后真正的原因。

你只要说对岸的好,就被骂是卖国贼、只看钱,没有文化;如果你说对岸不好,就被说井底之蛙,不懂世界的趋势,会害死台湾。

好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发现了这件事,开始寻求合作、沟通,走出一条新的路。远见杂誌最新的调查,有高达近8成的年轻人认为台湾需要新的政党,足以证明我们开始想要取得共识。如果M型思维的左边能够对右边多点同理跟耐心,而右边能够给左边那些正在努力的人多一点讚许跟信心,或许我们真的能走出自己的路,找到台湾在未来的定位。

最后,我想起了一个小路边摊,不管是穿着整套西装结束出差回台,或是穿着便装度假甫降落在机场,我跟许多朋友们都不会先回家,而是驱车前往吉林路找我们口中那位很爱偷懒不开店的阿姨碰碰运气,喝上一碗要价只要20元的米粉汤。在某个晚上,我跟几个朋友边吃边讨论,万一台湾要是像香港一样,变成了中国的某个行政区,连鼎泰丰都撑不住了,那阿姨还撑得住吗?

不管是为了自己,为了我们独有的文化,或是为了以后还可以喝到阿姨的米粉汤,大家一致同意我们不要变成香港,不要变成美国,我们只想变成更好的台湾。

每个人的心中一定有一间你最怀念的,在你不知道要吃什幺的时候总会没来由走进去的那间店,为了它,我们要学习另一方不同立场的优点,更加的敞开心胸。唯有让M型思维的左右两边取得共识,找出台湾在未来世界的定位,才能让这个不论在地理位置或是时代背景都夹在美中两强之间的我们,能够保住我们熟悉的一切,并且让这一切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