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只需一剂‧Linagliptin良好控制血糖

683℃ 335评论
每天只需一剂‧Linagliptin良好控制血糖国内引进了新一代含有Linagliptin的DPP4抑制剂,它是首个经由胆汁及肠道代谢的降血糖药物,因此适用于肝肾功能不全的糖尿病患,每天只需一剂,就能良好控制血糖。二肽基肽酶4抑制剂(DPP4-inhibitor)是治疗糖尿病的新兴药物,因能延长肠泌素的寿命,有效降低升糖素(Glucagon),并在稳定血糖水平后停止发挥药效,避免引发低血糖症。不过,现有的DPP4抑制剂主要由肾脏代谢,因此需要不时调整剂量,肾功能不全者更不建议使用。日前,国内引进了新一代含有Linagliptin的DPP4抑製剂Trajenta,它是首个经由胆汁及肠道代谢的降血糖药物,因此适用于肝肾功能不全的糖尿病患,每天只需一剂,就能良好控制血糖。Linagliptin是美国及欧洲首个被核准用于治疗第二型糖尿病的每日一剂DPP4抑制剂。大马药品监管局(Drug Control Authority,DCA)批准此药单药应用于通过饮食控制或运动仍未达到理想血糖者,或併合二甲双胍(Metformin)或和磺醯尿素类(SU)使用。一项涉及6000名且来自40个国家的糖尿病患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显示,Linagliptin有助于更好地管理第二型糖尿病,例如在血糖控制受挫的糖尿病患身上,取得1.2%的糖化血色素(HbA1C)降低率。第二,病患在102週中,保持0.8%的平稳HbA1C降低率。第三,无论病程长短,此药依旧能发挥疗效。逾60%病发群受惠糖尿病医学教授梅兰妮大卫丝(Melanie Davies)披露,随着愈来愈多糖尿病患无法通过药物良好控制血糖,因此病患易于併发其他疾病。至少67%的第二型糖尿病患处于肾功能衰退的高风险中,而美国约有30%的糖尿病患遭受肾病折腾。她说,传统的DPP4抑製剂,都得经由肾脏代谢,这对併发肾病的第二型糖尿病患而言,根本无用武之地,还好新药成功破解这个弊端,让逾60%的病发群受惠。“DPP4抑製剂是以抑制二肽基肽酶来降低血糖,不过如果身体处于正常或血糖低下状态,它不会刺激β细胞释放胰岛素,因此病患不需担心出现低血糖症。”她解释,当我们进食后,食物中的醣类会分解成葡萄糖,经吸收进入血液中。与此同时,胰脏中的β细胞开始分泌胰岛素,促使葡萄糖进入细胞作为能量或将葡萄糖转为肝醣储存在肝脏和肌肉中。“2/3的胰岛素反应,是由肠泌素启动的,后者涵盖GLP-1及GIP。”根据资料,在健康的人体,GLP-1及GIP刺激胰岛素分泌的效果,其实没有多大差别,而且还能彼此加乘。但是在第二型糖尿病患中,补充GLP-1有降血糖作用,若给予GIP,则对血糖控制没有明显的帮助。这也是为何在肠泌素为基础理论的治疗中,除了DPP4抑制剂,就是GLP-1而非GIP受体激动剂。“GLP-1受体激动剂模拟天然的GLP-1,以恢复GLP-1的活性。不过,由于DPP4的出现,GLP-1受到破坏,它的半衰期只有一两分钟,因此必需持续注射,对慢性病如第二型糖尿病患带来极大的不便。”她说,DPP4抑制剂比GLP-1受体激动剂更能控制血糖,这是因为它能抵抗DPP4,不让GLP-1受到崩解,所以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GLP-1受体受刺激时,是能‘瞒骗’中枢神经系统下视丘,以传达饱足感及减低食慾的讯息,而患者在减少饮食的情况下固然会变瘦,但是长时间刺激,却会引起肠胃道反应如噁心及呕吐。”她强调,虽然Linagliptin不是GLP-1受体激动剂,但是它独特的DPP4抑制剂机制,一样不会增加体重,这可说是另项用药“优惠”。HbA1C若超6.5%可生活干预改善病情内分泌内科顾问再娜丽亚(Zanariah)医生披露,根据2009年大马糖尿病临床执业指南,如果一个人的HbA1C或饭前空腹血糖(FPG)不少于6.5%或6mmol/L时,那幺他可通过生活干预来改善病情,暂时无需用药。大马HbA1C以6.5%为诊断切点,与国际糖尿病联盟(IDF)一样,美国则是7%。血色素是红血球中的一种蛋白质,它主要的功能是将氧气带到组织,并将二氧化碳带离组织,过程中葡萄糖可以附在血色素上,直到红血球被破坏为止。一般上红血球的平均寿命约4个月,而被葡萄糖附着的血色素就被称为糖化血色素。血糖越高,永久性附在血色素上的糖分就越多,所以HbA1C的百分比可以反映出红血球生存期间内的平均血糖浓度,它足以显示过去3个月内,病患的糖尿病控制计划是否成功。“所谓的生活干预,是指遵循健康的饮食方案及生活方式,当然运动是少不了。病患每週受促运动5天,而且不能连续两天‘缺勤’。除了运动外,每日就地取材消耗能量,例如做家务、洗车、爬楼梯及从事园艺活动。为了预防低血糖症,病患可以在运动时减少用药剂量或增加碳水化合物的摄取。”她说,3个月后如果病患的HbA1C不降反升,介于6.5至8%,FPG为6至10mmol/L,那幺就要开始展开单一的口服药物治疗,即二甲双胍、DPP4抑制剂、非SU(Glinides)、SU、胰岛素增敏剂(TZD)或α葡萄糖苷酶抑制剂(AGI)。“用药3至6个月后複查HbA1C,如果数值不超过6.5%,那就持续以此药物治疗,反之(HbA1C为8至10%)就得考虑综合治疗,即在二甲双胍的基础上,併用其他一种口服降血糖药或胰岛素注射剂。”她继说,3至6个月后检查HbA1C,如果少于6.5%,那可持续用药模式,不然就得强行附加胰岛素治疗。“当HbA1C高居不下,冲破10%时,病患除了综合口服降血糖药物,也得混合性使用胰岛素,或在单一二甲双胍用药下,密集式加强胰岛素的应用。”18岁以上病患5年增3.6%国大医药中心内分泌科主任诺阿兹米(Nor Azmi)教授指出,根据2011年的全国健康及病发率调查(NHMS),国内共有15.2%(260万人)年龄超过18岁的成人患上糖尿病,比2006年的11.6%(150万人)超出了110万人。他直指,大马的糖尿病情控制在亚洲是“赫赫有名”的,88.2%的HbA1C不达标(不少于6.5%),在印尼、孟加拉、新加坡、台湾、泰国及菲律宾中居冠。“不仅如此,由糖尿病所引发的心脏病及中风併发症,大马也一样高居榜首,例如12.4%心脏病发、7.2%中风,比印尼(5.6%;5.8%)及新加坡(3.2%;4.6%)高出至少1倍。”他说,大马这个数据是挺吓人的,因为心脏病在先进国家如美国已逐渐减少,但是大马从发展中国家迈入先进国,心脏病例已“先声夺人”,这和糖尿病的增加不无关係,因为60至70%的糖尿病患最终死于心脏病。DPP4抑制剂肾脏代谢率梅兰妮教授披露,在5个DPP4抑制剂(Linagliptin、Sitagliptin、Vildagliptin、Saxagliptin及Alogliptin)中,Linagliptin在肾脏的代谢率仅有5%,其他同类药物最低也要60%,有者高达87%,这也是为何Linagliptin用药者无需因肝肾功能而被迫调整剂量,更不需在处方前后,额外作肝肾功能监测,赋予病患安全且方便的用药选择。/良医‧报道:唐秀丽‧2012.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