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每次来住几天就回农村,问她为何不留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习

220℃ 780评论

 2016-04-12  |    chenp

母亲每次来住几天就回农村,问她为何不留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习惯,姐姐把真相说出 让他彻底崩溃!!!

母亲每次来住几天就回农村,问她为何不留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习

今天听人说起一位儿媳妇智斗婆婆的故事,儿媳妇确实聪明,因为她想赶婆婆走,但没有说一个「赶」字,也没有说一个与「赶」字有关的字,然而,阿婆走了,你们说,高不高明?聪不聪明?不过,有人说:这种高明、这种聪明,似乎过了头。

这位儿媳妇名叫巧艳,她的老公姓刘名哲,刘哲的父亲走得早,所以刘哲只有母亲,没有父亲,不过,他还有一位比他大三岁的姐姐,姐弟俩,是由母亲一手拉扯大的,至于母亲吃了多少苦,那是不言而喻的,长大后,姐姐嫁到了农村,条件不好;刘哲大学毕业后分到了城市,而且还分了房,几年后娶了老婆,就是巧艳,巧艳不喜欢她的婆婆,但刘哲只有这幺一个母亲,他母亲也只有这幺一个儿子,按照风俗习惯,儿子养母亲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刘哲想把母亲接来住享点福,是理所当然的,何况他姐姐条件差,他这幺想也是这幺做了,把母亲接来了。

sponsored links

但是没有多久就走了,走时刘哲的母亲生了病,走时是秋天变成冬天,天气忽然冷了好几天,刘哲问他母亲为什幺走,母亲只是吞吞吐吐地说不习惯,于是回到了农村与她女儿住在一起,当时刘哲也没有多想,认为真的是那幺一回事。

母亲每次来住几天就回农村,问她为何不留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习

一年后,刘哲生了一个儿子,儿子需要照顾,他的老婆也需要照顾,而刘哲的母亲也想看看她的儿子,但更想看看她的孙子,所以不请自来了,刘哲对母亲到来十分高兴,巧艳也高兴不已,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刘哲看不出巧艳与他的母亲有什幺问题,也在此时,刘哲要去差,时间要半个月,可是半个月后,他回来时又不见了母亲,好生奇怪,问巧艳,巧艳说「母亲这几天生了病,怕孙子感染所以回老家去了,回姐姐那里去了」,刘哲有点担心,于是打了电话回去,接电话的恰巧是他的母亲,他母亲说确实是生了病,怕对孙子不好,才走的,刘哲认为是真的,又没有多想,只是要他母亲注意身体。

这样一个月又过去了,刘哲又要出差,地点,离老家没有多远,所以顺便去看望他的母亲和姐姐,见到母亲时,大吃一惊,母亲老了黑了瘦了,问母亲生了什幺病,打针没有?吃药没有?母亲说,药吃了针也打了,就是不好。刘哲不再说什幺,只是悄悄地问姐姐,姐姐说她得的是一种心病,比癌症还厉害!?

母亲每次来住几天就回农村,问她为何不留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习

「心病,什幺心病?」刘哲吃惊地问。

「心病,什幺心病你还不知道呀?母亲想去看她的儿子,你老婆不同意,母亲想去看她的孙子,你老婆也不同意,就是这种心病?」他姐姐有点不高兴。

「不可能吧?我在时看见她们相处那幺好,根本没有什幺矛盾,」刘哲有点怀疑地说。

sponsored links

「不信,实话告诉你吧,上次妈妈生病回来,你知道为什幺生病吗?那是你去差了,天气变冷了,你老婆不给妈妈换厚棉被,被活生生冷出病来的,妈妈是流着眼泪回来的,上一次也是这样,也是你去差,也是天气变冷了,也是你老婆不换厚棉被,妈妈冷得受不了,才回来的,妈妈本来不要我说的,可是我今天还是说了」他姐姐越说越气。

母亲每次来住几天就回农村,问她为何不留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习

刘哲没有再说什幺,他只是拿了一笔钱给妈妈和姐姐,就走了。后来,刘哲的工资归刘哲,巧艳的工资归巧艳,刘哲的亲戚来了,由刘哲买,巧艳的亲戚来了由巧艳买,径渭分明,谁也不欠谁的,有时刘哲高起兴来了,还带一位女「同事」或是女「校友」回来,巧艳问他为什幺?

刘哲说:「我本来接我妈妈来的,可是有人怪她老怪她髒极不高兴,所以只好请她们来,因为她们年轻呀有风韵呀------」

巧艳呢?哑吧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是的,巧艳不喜欢她的婆婆,但是,婆婆是她丈夫的母亲,看婆婆不起,就等于看丈夫不起,何况刘哲的母亲吃了那幺多的苦……

巧艳看不起她的婆婆,然而,在她的丈夫面前装得笑容可掬,亲热之极,然而一走,就不同了。

是的,巧艳赶婆婆走,虽然没有说一个「赶」字,也没有说一个与「赶」有关的字,但是,天气冷了,不给加厚被子,冷得您发抖,冷得您生病,看您还走不走,这种无言的「赶」,确实是一种高明,让人敬佩!然而,这种聪明,除了赶走了阿婆,她还得到了什幺呢?

这实在让人不忍看,娶进这款媳妇,你若知道真相是否还能承受呢?相信这篇会带给大家不同的思考方式,留言写下你的想法,并把这篇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