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逝父精神病‧4兄妹失依靠‧帮帮苦孩子【筹足,停止筹款】

908℃ 783评论
母逝父精神病‧4兄妹失依靠‧帮帮苦孩子【筹足,停止筹款】(吉隆坡20日讯)父亲十多年前因精神病长驻精神病院,44岁母亲又在7月1日疑长期心力交瘁,在午睡中心脏病发猝死,使4名介于10至17岁的儿女在一夜间失去经济依靠,儘管这4名遗孤的大伯坚持要抚养他们,但奈何本身也仅靠微薄的薪水维生,难以长期负担4个姪子的养育费,因此希望社会人士伸出援手。这名大伯冯亚成(58岁,罗里司机)週一向马华敦拉萨镇区会主席周连琼求助,在记者会上指出,这4位遗孤都是其弟弟的孩子,他不忍心把他们送去孤儿院,所以再困难,他还是準备接手扶养他们,直至他们成年为止。自弟妇猝死后,冯亚成就担起养育4个孩子的责任,虽然有人建议他把孩子送去孤儿院,可是他不捨得;他说:“他们不管怎幺说,都是我弟弟的孩子,怎幺可以丢下他们不管?"他强调,过去二十多年,他都有协助照顾他们,除了给予经济援助,也常去探望他们及帮助他们,建立一定深厚的感情。母懒人椅上昏睡不醒不过,冯亚成说,他本身是罗里司机,收入不稳定,加上本身也有家庭,而且拥有3个子女,实上不容易负担4名未成年姪子的生活和教育费,只好忍痛向社会大众求助。他披露,弟弟冯亚兴(55岁)在二十多年前,在遭遇一次严重车祸后,精神就出现问题。“早前,他只是不时的进出丹绒红毛丹精神病院,可是因为他不愿吃药,病情越来越恶化,并且有暴力趋向,最后被长期关入精神病院。如今已整十多年,在弟弟被关后,整个家庭的担子就落在弟妇杨明君的身上。"他说,过去十多年,弟妇依靠幼儿园兼职老师的工作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费,相信是积劳成疾,申诉很疲倦,心口作闷,3天后就逝世。“我当天有带她去看医生,但查不出甚幺病因,医生只是开了一些药给她,回家吃药后,她感觉舒畅一些,没有再去进行更详细的检查。可是,两天后,她又申诉心口痛,我原本要载她到医院检查,她坚持要到她常去的诊所。"他指出,诊所当时怀疑她可能有心脏病,建议她到医院接受检查;惟她仍是拖延,没有马上到医院接受详细检查。7月1日当天,她又申诉不舒服,说她想有一张“懒人椅"靠着休息。“我在下午就去买一张懒人椅给她,并帮她打开椅子让她靠着,然后到咖啡店喝茶。"他说,仅15钟,他就接到12岁姪女的电话,指其母亲口吐白沫,昏睡不醒。“我赶到时,弟妇经晕厥。在她被送到医院后,医生诊实她经没有气息,死因是心脏病发。她离世时没留下片言只字的遗言,让我措手不及。"客厅充睡房据冯俊杰说,客厅是客厅也是睡房,因为楼上的一间房间不够他们5人躺着睡觉,所以楼上睡房有人睡,楼下也会有人睡。询及他是否知道家里发生甚幺事,俊杰先是沉默,然后说不知道。在记者问及他母亲的去向时,他低声说,母亲已经死了。问及他是否伤心、难过,他鸣咽的说:“难过",然后低头不语,叫记者不忍心再追问。至于父亲的去向,他说,父亲很久以前就不在了。抗拒陌生人到访至于大哥冯俊华则不知是否无法接受变成孤儿的事实,还是抗拒媒体和陌生人的到访。他在整个採访过程中,以枕头矇着脸,在客厅呼呼入睡,完全不理会众人的呼叫,也对记者的询问充耳不闻。记者一眼望去,不到200平方尺空间的一角堆放着数个储存柜,靠着大门处的墙角堆放着杂物,一角有一个养着鱼的鱼缸。客厅的天花板悬挂着大堆的衣服。客厅没有椅子,只有两张矮桌几,一张摆放着杨明君的遗照,桌上还有一盘供奉的水果和油灯及菊花;另一张矮桌则是他们4个孩子享用早餐的餐桌,桌上还有一罐饼乾和数个茶杯。客厅内唯一的电器是一台残旧的雪柜,没有电视机,客厅后方的厨房非常窄小,碗锅置放在地上,处处潻黑。家中无椅子趴矮桌上吃饭对于家中没有椅子,排行老三,也是唯一女孩的依婷说,家里原本是有椅子的,但坏了,丢弃之后就没有再买新的椅子,而他们都是坐在地上,趴在矮桌上吃饭。询及母亲不在了,只有他们4个小孩在家,会否感到害怕,她说不害怕,因为伯父有来陪他们。根据依婷的说法,因为家里穷,他们从来没有出去旅行。“星期六、日没有上学的时候,我们就在组屋一带和其他小孩玩。我们也很少逛街。"不认得亲友妻离世无动于衷冯亚成说,弟弟亚兴的病情严重到不认得亲友,甚至连亲身骨肉也视同陌路人,对妻子的离世亦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说,弟弟被关入精神病院后,过去几十年都没有回过家,都是家人到精神病院探望他。“我们去探望他,他还追问我们是谁,就连自己的儿女,他也不认得。"他披露,过去数年,他们偶尔会去探望弟弟,大多数是他驱车载送弟妇去探望,有时也会带上侄儿;可是,弟弟完全认不出他们。“我在弟妇逝世后,曾到精神病院告知他噩耗,他却完全无动于衷,完全不当一回事。"常接济弟妇一家五口冯亚成说,他是家中老大,亚成排行第二,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每个人的经济情况都不是很好。他是因为住在嘉能园,最靠近金鱼村,所以向来是他接济弟妇一家五口。“我有时会给一些钱,帮补他们的生活费,毕竟弟妇兼职教书一个月的薪水只有区区数百令吉,难以负担整个家庭开销。"他说,在弟妇过世之后的一个多月来,他每天都来走动,打包或煮给侄儿吃,晚上也来陪孩子过夜,载送他们上下学。询及为何不直接把侄儿带回家抚养,冯亚成脸露难色地说,他本身也有家庭,而且拥有3个子女,很难把侄儿带回家。饼沾美禄当早餐媒体週一在周连琼的带领下,到访这个不幸家庭时,发现4名在一夜间痛至最大依靠的孩子在蕉赖金鱼村双层组屋的居住环境恶劣,窄小的空间挂满衣服,屋子凌乱不堪,还散发一股霉味。4名小孩当时在客厅内吃着饼乾沾美禄的早餐,对大批媒体的到访,小孩显得有点惊慌和羞涩,大部份时候都低头不语。这4名小孩中,17岁的冯俊华是老大,他原本就读附近的斯里柏迈苏里中学,在母亲逝世后经辍学。老二冯俊杰(14岁),在斯里柏迈苏里中学就读中二;老三是冯依婷(12岁),是富都路中华辟智华小六年级学生;最小的冯俊辉,今年10岁,在南强华小就读4年级。在4名小孩中,俊杰比较健谈,都是他在问答记者的提问,妹妹依婷偶尔会插口,弟弟俊辉则多数时候低下头,偷瞄哥哥和姐姐与记者的对答。马华助反映福利部马华敦拉萨区会主席周连琼说,他将会把小孩的情况反映给福利部,希望可以免除他们的政府组屋租金。“我也会通过福利部,为3位尚在求学的小孩申请每月100令吉的求学辅助金"他也冀请社会人士可以协助这4名可邻的小孩,捐助他们生活费和教育费。周连琼和区会经济局主任陈耀星率先捐出500令吉和300令吉,以协助这个可怜家庭。有意捐款者,请把捐款移交《光明公益金》。儿未成年无法领公积金冯亚成说,弟妇在在公积金局虽然有一笔存款,但因为孩子尚未成年,暂时还没有办法领出公积金。他说,在弟妇过世之后,他帮她办理后事时,发现她公积金局内有存款,而受益人是第二儿子冯俊杰的名字。“可是,现在俊杰才14岁,还没有到法定领取公积金的年龄,根本不能领出公积金来应付日常开销,还是得依靠公众捐款,以解燃眉之急。"‧2012.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