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蹒跚的长照2.0实施两年了,该如何面对九合一大选后的新局

553℃ 390评论

九合一选举结果出来的时间,刚好是长照2.0政策实施两年,对于有长照需求的家庭及长照承办团体似乎是雪上加霜,原因是目前直辖市与县市长部分,民进党从现有13席锐减到6席,国民党则从6席大幅增为15席,无党籍从3席减为1席,除政党变动,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央与地方关係的改变,且目前新当选的六都首长均强调:首重经济,没有一位将长照视为施政重点。

选举结果是针对执政的民进党期中考打不及格,似乎也对实施两年的长照2.0政策给了红字,虽然是对民进党长照2.0政策不满,平心而论,民进党长照2.0已比国民党执政的长照1.0向前跨越一大步,但走的乱,且无章法,预算财源虽不稳定,但是也从菸捐、遗赠税等挤出史无前例的预算额度,第一年编列50亿,第二年176亿预算,第三年目标是300亿,这是从未见的预算额度。未来,期望能走的平稳,但民进党输掉7席县市长后,长照2.0政策在中央与地方的合作上,打上一个大问号。

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中的常态,但也因政党轮替或执政者变动后,所关心的政策先后顺序不同,产生政策赓续的现象,在选举时的政见内容即可看出端倪,同时,以六都为例,目前新当选的市长仿傚日本安倍首相为挽救经济两次所提出的「三支箭」,均强调经济发展,并重视年轻人所关心的议题,六都中,唯一与高龄有关的仅有台中市长当选人卢秀燕的第二支箭——「恢复老人健保补助」,六都的箭均未提及长照。

检视过去两年,虽不完全是朝令夕改,但也在卫福部滚动式决策方式下,让地方政府及执行单位苦不堪言。曾有不少地方承办与执行人员表示,大家抱持着一股对长照业务的热情,虽然长照2.0开跑后,业务量持续倍增,加班已是常态,但面对中央常丢出来的变化球,再加上繁複与多变的政策内容,都逐渐浇息基层人员心中的热情。

有位地方政府承办长照业务的人员表示,去年底前曾向卫福部请示长照预算编列方式,新上任且没有经验的长照司筹备办公室承办人员指示,可依过去方式编列,于是他们依循往例编列今年长照预算,并送议会审议,议会已三读通过,结果,卫福部却提出新的预算编列方式,要求地方政府根据新的方式编列,地方政府承办人员即使加班重新编列,但如何面对议会,将是他们最头痛课题,更何况选举后,议会生态丕变。

也有认知(失智)症共照中心主管表示,2017年政策到了2018年内容改变了许多,甚至删减项目与预算,使得服务无法连续,譬如与个案联络的次数、社区友善商店等,甚至2018年第一季结束前,也都领不到去年第二期款项,也还见不到今年的企划书,为避免个管师等人员因领不到薪资离职,有的不是靠医疗院所先垫付,就得靠主管先行借款发给行政人员薪资。

此次,九合一选举,民众最关心的是经济稳定与就业机会,高雄市长当选人韩国瑜这句话:「货卖的出去,人进的来,高雄发大财。」不但为他赢得选举,更成为全国民众耳熟能详的一句话,除打动高雄选民的心,也带动台中市、新北市等市长当选人列为的施政重点。

根据媒体报导六都市长当选人施政的「三支箭」如下:

高雄三箭台中三箭北市三箭新北三箭桃园三箭台南三箭架交易平台卖农渔畜牧品推动「台中富市三」推动内科2.0计划在地创生减低年轻家庭负担吸引台商回流带队将重点产品卖到世界恢复老人健保补助聚焦东区门户计划能源转型完成多元社会住宅农渔产品运转升级打造爱情产业链设青年事务局助就业设立士北科技园区强化产业园区带动产业转型建构3大观旅廊带

日本首相安倍2012年首次上任即提出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政策,2015年连任后,面对少子化、高龄化的压力再提出新「三支箭」指的是孕育希望的强大经济、构筑梦想的育儿支援、提供安心的社会保障。第三支箭即与长照息息相关,希望在本世纪20年代中期将看护离职率控制为零等具体目标,虽无法脱离振兴经济,但也触及且深入长照(介护)。

换言之,地方政府首长未将长照列为优先政策时,正反映出将这正在起步,却是步履蹒跚的长照2.0丢回给中央,或许是次要施政、次次要施政项目,这对长照2.0是一警讯。

面对过去两年的历程,上述种种问题,现在应是卫福部静下心,面对九合一大选后的新局面,首先是,如何能说服新任县市长将长照2.0政策视为重要施政项目,其次是,如何跨越不同政党的沟通,让新任首长能持续前任在长照的成绩,譬如:台中市已做好社政卫政整合,早将长照业务的预算与员额归併到卫生局,且建构出「一站式整合照顾」服务,在全市共布建53个A级单位,其中含48个照顾生活馆,数量为全国最多,也是全国首创照顾生活馆深入社区,掌握在地长辈的生活需求,另成立照顾服务员训练中心,当台北市照服员不断减少之际,台中市却能倍增。

回归到长照2.0政策面,卫福部应开始强化人才培育、法规整理及电脑系统的建制。今天无论是长照服务架构ABC,或是认知(失智)症共照中心,如何协助培育人才,强化服务流程、内容与品质,加速电脑系统的建制与整合,师资与电脑都必须仰赖卫福部训练与规划,再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去套用。

此外,各地方政府可考虑找辖区内大专院校与高龄与长照的相关系所合作,成为地方长照的谘询与规划顾问,发展具有地方特色,且充分运用地方资源的长照体系,无论是都会区域,或是偏乡、原乡、离岛,均能研发出满足当地民众的长照服务产品。

冲、冲、冲了两年的长照2.0,无论是得或失,已为台湾长照史建立新的里程碑,虽然无法为民进党期中考加分,但应考虑如何为民进党期末考準备好,如能建构出可顺畅运作的长照体系,满足民众需求,2020年才拿出成绩。